佛陀的智慧:那兰陀佛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五祖
?
?
查看: 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学习《佛说遗日摩尼宝经》笔记

[复制链接]

51

主题

0

听众

101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昨天?15:59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本帖最后由 一芥子 于 2019-9-18 20:07 编辑

学习《佛说遗日摩尼宝经》笔记

中国因特罗网那兰陀佛法大学 一芥子

? ?【佛在舍卫国只洹阿难邠坻阿蓝时,与摩诃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菩萨万二千人。】
大乘经典开头大都是,如是我闻一时如何如何,亦有于会者无量声闻菩萨,包括他方佛土也会有来与会者,佛一大放光明,普照十方无量世界。而此经则无,舍卫国只洹阿难邠坻阿蓝,就具体演说了。摩诃为梵文,汉译为大。大比丘僧即秉教沙门,大在心量,即心识空间的展现。菩萨万二千人,显现万二千人,根境识可以含摄,具体数字。于变现境中依个体而说,自然生起增减对立。
? ?紧接着,佛陀对摩诃迦叶比丘的开示,就显现差别而言菩萨行入,旨在引导落于变现境中的个体转依向上,而非就显现差别而实说差别。菩萨道相对于声闻乘而言可说为圣义谛,但是引入一心佛觉,心谛。菩萨道则还是世俗谛。若不明变现,落于一重实有而谈菩萨道那只是快活一下嘴巴,说说而已,毫无是处。佛陀所说菩萨四事,皆是于一处而正反说,依根识那自然就是做个好人就是行菩萨道了。那学佛太容易了,实则并非如此。其后【菩萨有四事,得功德不可复计。何谓为四?一者、持法施与人,不希望欲有所得;二者、人有犯戒者,当慈哀之;三者、多教人为菩萨道;四者、有下贱人来毁辱菩萨,悉当忍之。是为四。】菩萨有功德不可复计,还是依个体而说。如来藏功德是个体凡夫悟入一心如来藏的金刚桥,金刚非桥为施设,转依一心是究竟。菩萨得功德也是真正入境觉的金刚桥。大乘教法在如如处立脚,于一心里开眼,非关个体,不脱而脱。功德也是梦中事儿,无碍常住,生机盎然。
? ?【佛语迦叶言:“不用字为字菩萨也,随法行,随法立用,是故字菩萨。菩萨凡有三十二事。何谓三十二事?。。。。。。”佛言:“如是,迦叶,三十二事,是故名为菩萨。”】不用字即不落名言概念。宗门不立文字,但是唯有宗门的着述最多。大乘经典皆是在言佛心,释迦可谓禅宗开山大祖师。随法行,随法立用,大乘宗旨在于你非你同时,能所同时,自他不二。法行法用即法相生机,后有三十二事,方才可称菩萨。随字于所相里即是虚妄分别,遍计所执。转依能缘,而观所缘方才可谈任运,但这还只是所缘中的任运。引入一心,能所俱离,不一不异。菩萨亦是凡夫,唯一佛乘可依。
? ?进一步,佛陀用喻指而说菩萨道。【佛言:“迦叶,譬如地,一切人随其所种,其地亦不置人也;如是发意菩萨,自致乃成佛饶益十方人,亦适无所置也。凡此种种行持皆是由依他清净而说,还是分别对待。喻非实指,意在指向,但真实的指向是不见顶相,于法性能相处。佛经常以虚空喻指法身,虚空不可定义,却是生机得以现显的背景。包括后面说【菩萨虽在爱欲中,持智慧不入恶道。譬如郡国多积粪壤,有益稻田菜园;菩萨虽在爱欲中,益于天上天下。】都是如此,菩萨行持也是两重,但未引入一心佛觉,那还是依阿赖耶而得,依阿赖耶同样有三十二相,相好庄严。报身由此而升起。这与大唯识施设不同,大唯识是法身教法,所依是一心佛觉,如如。如如里面一切都如如,所以佛说,一切有情皆俱如来智慧德相。
? ? 进一步,佛陀再提升一点,依中道而说菩萨行持【佛语迦叶:“若有菩萨欲学极大珍宝之积遗日罗经,当随是经本法精进。何等为本法?无法、无我、无人、无寿、无常、无色、无痛痒、无思想、无生、死识,是为法本根。有常在一边,无常在一边,有常无常适在其中,无色、无见、无识,是故为中之智黠本也。譬如大地为一界,复一佛界,两界之际中,无色、无见、无识、无我、无识、无所入、无所语,是为智黠本也。心为一边,无心为一边,设无心、无识、无我、无识,是为中间之本。诸佛经法等无有异,有德无德、内事外事、有世间无世间、为度者未度者、脱爱欲未脱爱欲,泥洹等无有异。有在一边,无有在一边,有无有适在中间,是为智黠中本也。”有食身的显现方才有遗日的施设,但是法身常住,无有变异,法身即为摩尼宝。此处由法根本到中之智黠本,到智黠本,再到中间之本,最后到智黠中本。真正的中道中本,不仅离开分别,而且离开依他,是离心意意识的。在一重里依缘起而说中道,不管是在识境里说,还是在非识境里说,都是虚妄分别。有在一边,无有在一边,有无有适在中间,这就涉及到能所同时,同时于一心。于一心如如中圆成。
? ?【佛语迦叶:“我为汝曹说法,从生至死身所出生,苦痴在一边,黠在一边,无痴无黠适在中间,是为智黠中间之本。】言及所相中的能所中道,是为下文空义的引申而做铺垫。色身中同样有两边中间的施设,这是明摆着。佛陀说废话吗?不是。此经有个特点,即是有分别处着眼,步步引导向上而说。不断所相而说能相,唯有一心佛觉。
【佛语迦叶:“空不作法,法本无空无相不作法,法本无相无愿不作法,法本无愿无死生不作法。法本无死生,死生无出生无灭无处所,无形不作法。法本无形当随是本法,是为中间视本法,不自分别解身为空也。空弃空中之空本自空甫当来空现在空。”】依梦境的例子就很好接受大乘所讲的空是什么,这与缘起性空不同,拆开了分到极微而说为空,还是依虚妄分别的个体而说,触碰不到实际。大乘修学是于境上着眼,于能相上起修。分开层次,有了两重觉受,是不空而空,不坏五蕴而说空,不分世俗圣义而说空,不断遍计依他而说空。空即实相,空即心谛,空即圆成。
? ?【佛语迦叶:“人宁着痴大如须弥山,呼为有其过,不足言耳!人有着空言有空,其过甚大。若有着痴者晓空得脱,着空者不得脱。”】不分开层次,眉毛胡子一把抓,实际还是不明白大乘佛法的施设。落入一重,依遍计,依依他,来说空。皆是虚妄分别,是其自缘而得,于所依识体平台有关,说白了还是真实的信仰没有升起。着痴着晓空得脱,晓是知晓,并不是自己的现量,要依自己而证明而得的。这就是他空的变现,依圣义谛为实有,于个体凡夫而言,天道即是究竟的解脱。做为道次第的方便是没有问题的。着空者不得脱,以空为个体所认知的实有。实际出现这种问题的关键在于,变现理的隐没。
? ?【佛语迦叶言:“譬如人病得良医与药,药入腹中不行。于迦叶意云何?是人能愈不?”  迦叶报言:“大难。”  佛言:“外余道晓空得脱,着空不得脱。譬如人畏于虚空,啼哭教人却去虚空。”佛语迦叶:“是人宁却虚空不?”  迦叶言:“不可却也。”  佛言:“如是,迦叶,若沙门、婆罗门畏于虚空,其人亦空语复畏空。是人为狂,无有异。”  佛语迦叶言:“譬如画师自画鬼神像,还自复恐怖。譬如人未得道者,如是色声香味,坐是堕死生中不晓法。譬如木中火出还自烧木,从观得黠自烧身。譬如幻师化作人,还自取幻师啖。如是色声香味对,从中出念啖空啖无他奇。”  佛语迦叶:“譬如灯炷之明,不自念言:‘我当逐冥去冥也’,然灯炷照,不知冥所去处。如是智黠不念:‘我当去愚痴得智黠’,不知愚痴所去处也。是智黠无所从来,亦无有持来者。是灯炷明、是冥,空不可得持也。是智黠、是痴,两者俱空无所持也。譬如大舍小舍百岁若千岁,未尝于其中燃灯火也,却后各于中燃灯火。迦叶,于迦叶意云何?是冥在中千岁,若我豪强不出?”  迦叶白佛言:“不也,冥虽久在中,见火明不敢当即去。”
? ? 看到此处,不得不惊叹佛陀之大慈大悲,其实这就是入众生心想,是生命背景的力量。老师也曾讲过,一万年的黑暗不需要点一万年的灯,灯一亮,一万年的黑暗马上消失。声闻怕不死,菩萨怕落空,实际这都是不明两重变现。声闻落识边,菩萨落智边,真实的智识双运得有一心处着眼。是智黠,是痴,两者俱空无所持也,于变现境中自然有智有痴有黑暗有光明,然一心为大光明,大光明是遍在无间的,在这里面。光明是光明,黑暗同样是光明。
? ? 【佛言:“如是,迦叶,菩萨数千巨亿万劫,在爱欲中为欲所覆,闻佛经一反念善罪即消尽。灯炷明者,于佛法中智黠明是也,冥爱欲即为消尽。譬如虚空中不生谷实也,地种乃生谷实耳!如是泥洹中不生菩萨也,粪治其地谷种润泽生,于爱欲中生菩萨。”】一心大光明非阿赖耶所生,学佛最终得破阿赖耶,破不是依个体而说断灭,实际是引入一心佛觉,如如之生命大背景。菩萨是不断爱欲而生,即不断五蕴而悟入无生,两重见自然升起。闻佛经一反念善罪即消尽,唯有佛智是为究竟,入佛智即显佛心,闻经反念即理事不二。
? ?【佛语迦叶:“譬如旷野之中若山上,不生莲华及优钵华也,菩萨不于众阿罗汉、辟支佛法中出也。】此时菩萨即一心七识,境觉。所依的是什么?转依的是什么?境觉依一心,这里依一心不是依相依理由个体而说,而是依变现理两重变现,梦醒同时。菩萨不于众阿罗汉辟支佛法中出,即非阿赖耶所生,是由一心佛觉变现。同时与阿罗汉辟支佛法又不异离。亦如【 佛言:“如是,迦叶,虽有罗汉从法中出,是非佛子也,不类菩萨。何以故?菩萨不断佛法故。】不断佛法,不断的是佛的法,非声闻的法,亦非菩萨的法,即不离一心。【譬如遮迦越罗与青衣交通却后生子,具足成遮迦越罗相;虽从青衣生,由为是遮迦越罗子也。如是菩萨虽在生死中,行力少会为佛子。譬如遮迦越罗夫人怀躯七日,会当成遮迦越罗相也,诸天皆彻视见腹中胞胎。虽遮迦越罗子多者,无遮迦越罗相,诸天言由不如供养腹中七日子也。发意菩萨如是中有为佛道,诸天心念言:‘虽有罗汉数千万亿豪尊,不如供养发意菩萨也。’譬如摩尼珠,有水精大如须弥山,不如一摩尼珠;初发意菩萨众,阿罗汉、辟支佛所不能及也。譬如遮迦越罗有少子,诸小王傍臣皆为作礼;初发意菩萨如是,诸天、释、梵、世间人、龙、鬼、神皆为作礼。】个体阿赖耶识为显,显现如何都是依阿赖耶而来。转依阿赖耶,皆是光明境。虽是青衣所生,但是具足遮迦越罗相,此相是于根识不显的,不显不是没有,所相不能定义能相。诸天彻见腹中胞胎,此为七识的见,见而不显。如此还是为引出能所层面的变现。发意菩萨所依为一心佛觉,即发意就与一心粘上了。发意菩萨如是中有为佛道,如同入胎,入而不迷,住而不迷,出而不迷。皆因是带着大背景即一心佛觉而来,至于所缘境的如何显现并不重要,唯有如此方才是真实的随缘不变,不变随缘。诸天,释迦,梵,世间人,龙,鬼皆为作礼,并非出了个菩萨相好庄严大放光明,而是菩萨境觉就是一心,背景的力量自然含摄于此背景下包括显现及不显现的一切。
? ? 紧接着佛陀继续开示到【譬如大山诸药草,悉出其巅亦无有主,随其有病者与诸病皆愈;菩萨如是持智慧药,愈十方天下人生死老病悉等心。譬如月初生人皆为作礼,月成满无有为作礼者;若有信佛者,于佛法中菩萨发意,若有信佛者,多为菩萨作礼者。何以故?从菩萨成佛故。譬如有智者不舍月为星宿作礼也;高人如是,不舍菩萨为罗汉作礼也。譬如天上天下共治一水精,会不能得摩尼珠也;一切自守持戒禅三昧智黠罗汉虽众,不能坐佛树下,不能作佛也。】菩萨为境觉,境觉可带动覆盖镜相的觉,也就是七识可以不依六识而显。识性即境性,识觉即境觉,当然这得依一心来说。信佛者多礼菩萨,真实不显,根识见不到心识,更不要说一心了。但是一心遍在无间,觉贯穿于梦境,梦境中的个体与做梦者。但是起码得有境界有的认知,方可谈不舍菩萨为罗汉作礼。离垢施女可以破声闻比丘破大乘菩萨,但是她还见声闻大弟子舍利佛还是顶礼请法。依个体实有的认知,就看不懂,但依两重佛见,能所两重变现同时,就可以接受。学佛就跟佛学,至于色身,化身,报身不需要也不必要去修,就是修也是于变现境中的自缘。修与不修等无差别,这个信心不是由不共,差别建立而得的,而是生命大背景本俱的,由一心佛觉而来。守持戒禅罗汉很多,这个容易接受,自然数量就多。但是不能坐树下,不能作佛也。就是不能接受佛见,说白了没有信仰。很多罗汉成就的可以腾空出水出火,最后自放三昧真火把自己火化。修了一辈子自己放火烧,实际与去火葬场烧了一样。转依做梦者二者无差别。实际能相的视角才真正是不可思议的,念佛机念佛同样有舍利,只是依根识不显而已。
? ?菩萨行持而作功德,依药具作喻。【佛语迦叶:“若阎浮利,若医、若医弟子者,或医王最尊,三千国土满其中者。或医王满其中,虽有乃尔所医王,不能愈外道及不信者,不知当持何等法药愈也。菩萨作是念:‘不持世间药愈人病也,当持佛法药愈人病。何等为佛法药?随其因缘,黠慧中无我、无人、无寿、无命,信空度脱。空无空闻是不恐不惧,持精进推念心,何等心入淫,何等心入嗔怒,何等心入痴,持过去、当来、今现在心入耶?过去为尽甫,当来未至,今现在无所住也。”佛陀为大医王,那么佛法即是法药了。生命实相众生病苦皆因俱生无明,以幻为实,以妄为常。佛法法药即一心两重佛见,应无所住即是遍在无间,唯有一心法身。
法药何解?【佛语迦叶言:“心无色无视无见。”佛语迦叶言:“诸佛亦不见心者,本无所有无所因也,自作是因缘,自得是死生背景亦无色无视无见,诸佛亦不见心者,一心之六七八皆是一心,但是六七八是见不到一心的。自作是因缘自作是生死。《密严经》云“是知识分别,现境还自缘。是心之境界,普遍于三有。”这还是两重,所谓因缘生死皆是一心如来藏功德的显现。
? ?【佛语迦叶:“心索之了不可得,虽不可得是为无有,虽无有因为无所生,虽无所生亦无所出,虽无所出亦无所坏,虽无所坏亦无有死亦无有生,虽无所生无所死本无因缘死生,虽本无因缘无生亦无愿也,虽无愿亦无所持,虽无所持是为罗汉灭,是为罗汉灭无诫禁也。若死生、若计所作罪本了无有,是无死生是为罗汉灭。罗汉灭亦无身行、无口行、无心行,是灭无有异也。何以故?诸经一味故。是灭皆等如虚空,是灭适无所莫,亦无是我所,亦非是我所。是灭谛本无谛,是灭本净无爱欲之瑕秽也。本灭离本灭,是灭随次至于泥洹,是灭无尽也,本无有生也。是灭安隐用至泥洹故,安隐是灭也,常灭常经无本。是灭好去,本无死生。”】佛教是于天道之上建立的,也就于阿赖耶之上施设一心如来藏。粗看声闻乘外显清净持戒禅定而修灭尽,于印度天道没有差别。佛陀出世,他本身就是出家沙门,要仅仅这么看,那这佛陀也就一印度教的成就者。实际不是,佛陀的出世是带着背景来的。诸经一味,是灭皆等如虚空。一味实际就是共一法身,那么这里佛教的秉教沙门与印度天道沙门就区分开了,依如如依法身方才是本无生死。外显的清净这个可以接受,内在不显的心识变现就只能靠信仰了,实际外显的清净也是变现,依他的遍计,依境界有的认知变现就可以接受,顺理成章。
? ?紧接着佛陀继续【佛语迦叶言:“自求身事,莫忧外事!后当来世比丘辈,譬如持块掷狗,狗但逐块不逐人。当来比丘亦尔,欲于山中空闲之处,常欲得安隐快乐,不肯内自观身也。如是为不晓色耳鼻舌身,从是何缘得脱乎?从是入城乞丐,若至聚邑,见色声香味细软欲得者,便为堕衰于山中。若多少持戒不内观,死则天上生;从天上来下生世间,从是以后不离三恶道。”于此娑婆教法的展现藉于清净身相的建立,旨在引导众生转依向上。即外显清净,内密菩萨。为什么是内密呀?对于根识而言,心境识不显。外显内密同时于一心。经文说的很实际,依个体觉受持戒修学,无异于持块逐狗,坐实个体。实则是坐实轮回。大乘修学对于做个什么的人没有关系,做人有法律社会国家道德的约束,那就不能依变现境中凡夫的认知来反推。若懂得佛见两重变现就自然不会纠结,此娑婆世界只是释迦的化土,是一个境界,与他方世界就不一样。例如《佛说阿閦佛国经》中其土人民抬头就可见天人宫殿“其刹中人民饮食胜于天人饭食,其食色香味,亦胜天人所食。其刹中无有王,但有法王佛天中天。”在阿閦佛国的人民就可直接与一心黏上。我们这儿就不行。佛陀降生印度,皆因印度有比较完整的天道施设。于天道之上建立,进而引出一心。
? ?【佛语迦叶言:“比丘如狗逐块,人骂亦复骂之,人挝亦复挝之,不制心者亦如是。譬如调马师,马有搪揬者,当数数教之,久后调好;比丘时时法观制心调,亦不见其恶如是。譬如人病喉咽痛,举一身皆为痛;人心系于是我所非我所,随外道亦如是。”】比丘时时法观制心调,即宗门所说的挂,六识不恒做不到时时,唯得转依能相七识。转依能相现观梦境,自然当下即是非有非无,觉幻无常,这才方谈出离。出离不是欲于山中空闲处风水环境好的地方,于变现境在建立个别境出来,那还是虚妄分别。
? ? 进而说沙门二事四事皆是其行持,行持不离一心。进而说戒【佛语迦叶言:“禁戒无形不着三界。何因名为戒?无吾、无我、无人、无命、无意、无名、无种、无化、无教,无有作者,无所来无所去,无制无灭,无身所犯,无口所犯,无心所犯,无世、无计、无世所住,亦无有戒亦不无戒,亦无所念,亦无败坏,亦无坐立,是故为禁戒矣!”禁戒不是简单的认知守规矩,还是那句话,学做人不用佛来教,甚至是做天人菩萨都不是佛的事儿。佛是真正的觉醒,禁戒无形不着三界,真实的禁戒就是发无上菩提心,不着三界即不依阿赖耶。亦无有戒亦无不戒,这就是两重同时,于一心处安住。退一步讲,声闻乘禁戒也不是根境识所能摄受的,唯有藉佛觉打开心量,方才【离我所想,自我及是我所,都无有是也。信于空及佛法,行不沾污于世,不着于世间,从冥入明,适无所因,不着于三界,是为持戒】。为什么佛道能在天道之上建立的,这里讲的很明白了,不着于三界,即已经超越了天道的背景。
? ? 【时佛说是经法,二万二千诸天人,及世间人民、诸龙鬼神,皆得须陀洹道。八百沙门,皆得阿罗汉道。五百沙门素皆行守,意得禅道,闻佛说深经皆不解不信,便从众坐避易亡去。】说来说来,这里还涉及信仰的问题。五百比丘不是不精进,也不是不受规矩。素皆行守,意得禅道,还有所得,即依幻境为实有,对于佛所说不解不信。信仰是不能先验证的,是接受不能接受的。不理解就不相信,还是凡夫。破个体实有见不是那么容易的。
? ?五百比丘退场只因【佛语迦叶:“是五百守禅比丘信余众多,闻深法教不解不信。”不能接受比量,实际是画地为牢,醉梦于自己的所缘境中。【佛语迦叶:“是五百比丘者,乃前迦叶佛时皆作婆罗门道。于迦叶佛所一返闻经道,心意乐喜,即时五百人自说言:‘迦叶佛所说快!’乃尔五百人得是福佑,寿终皆生忉利天上。”  佛言:“五百比丘得是福已,后于我法中作沙门,今闻深经不解不信。”  佛语迦叶言:“是五百比丘持是所闻深经,得不堕恶道,于今世皆当得阿罗汉般泥洹去。”
? ?能不能接受,能不能入唯识见,权且不谈。就是一闻经道说为肯定一下,即可生天上,来生再做比丘只要听到这样的经典,持是所闻声经,此生当得阿罗汉般泥洹去。这说明什么?个体接受不接受,只要闻一下背景的消息,即是不可思议。这是一心的本怀。这不是个体的现量,也不是个体修与不修的问题。正因为这五百比丘接触到过背景的消息,这才有【佛语须菩提言:“汝行教五百亡去比丘令来还。”  须菩提白佛言:“是五百比丘尚不欲闻佛所说,何肯随小罗汉语乎?”  佛即时化作两比丘,于五百比丘前徐行,五百比丘皆使行须菩提为什么不去?而佛陀直接化现两比丘。都知道须菩提是空生,解空第一,这里的须菩提即声闻须菩提,而非摩诃衍须菩提,以空为实有。以比丘身而度比丘身,实乃境觉带动镜相,入众生心想,其实即是五百比丘自缘而显,同时也是二比丘自缘而显,此时如何表演不重要,诸位比丘是为大同,唯一心佛觉可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佛陀的智慧:那兰陀佛法 ( 浙ICP备13006080号-1,浙ICP备13006080号-3; 免费获得100元红包现金 )

GMT+8, 2019-9-19 13:49 , Processed in 0.12145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