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的智慧:那兰陀佛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五祖
?
?
查看: 129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老师群中谈话记录】2018年08月

[复制链接]

252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23:40:23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2018年8月8日
一、[url=https://mp.weixin.qq.com/s/pR5S_Ll66020OoJIPxBXcQhttps://mp.weixin.qq.com/s/pR5S_Ll66020OoJIPxBXcQ]https://mp.weixin.qq.com/s/pR5S_Ll66020OoJIPxBXcQhttps://mp.weixin.qq.com/s/pR5S_Ll66020OoJIPxBXcQ[/url]
小崔彻底曝光了这个人,背后却令国人震撼万分.....


内容:有这样一个美国人,
来到中国后当上了老师。
他“可恶至极”,
不仅身上缺点无数:
不纳税、不消费,生活邋遢……
甚至还为工资待遇跟校长打架。

让这种美国老师教咱们中国学生,
学生得被误导成什么样啊?
还好老天有眼,
央视节目《实话实说》,
彻底曝光了他!



他叫丁大卫,
出生在美国一个富裕家庭,
曾就读于着名的威廉玛莉大学,
获得了古典文学硕士学位。
1994年,他独自来到中国广东珠海,
在恩溢国际学校当英语教师,
一就任就因为工资问题跟校长打架,
后来居然还自己当上了这所学校的校长。
之后,他又跑到甘肃兰州,
在西北民族学院任大学老师。



主持人崔永元这样套他的话:
“你怎么跟人家介绍的?
你说我是丁大卫,
我是教小学的一个老师,
现在准备到你们大学来教教课。”
没想到他老实回答:“跟这个差不多。”

更有意思的是,他又因工资问题,
跟新学校又发生了矛盾。
学校给他定的工资是每月1200元人民币,
他主动要求工资降到900元,
学校一再坚持,决定给他1000元,
可他还是觉得4位数太高,
最后,学校给他降到每月950元。
其实之前他在恩溢国际学校,
也是因为同样这个原因才跟校长打架的,
校长想给他最好的待遇,
让他住带空调的房子,可他却死活不肯。

他笑着述说这段好笑的经历,
但现场却变得越来越沉默,
崔永元也皱起了眉头……



崔永元忍不住问:“950够不够?”
他回答:“三四百就够了,吃饭的钱,
还有买邮票,给我妈妈爸爸写信,
打几个电话就这么多了!
我是一个乖孩子,不喝酒不抽烟……”

简朴的语言触动了现场所有人的灵魂,
现场观众忍不住发出“哇”的惊叹!



而让人更为震撼的是下面这一幕,
编导特地让他带来全部家当:
一个普通的帆布桶包,
里面装的是他在中国6年,
所积累下的全部财富。



崔永元让他一一展示,
他打开包后,
里面的东西是这样的:

1、一顶来自他家乡棒球队的队帽;



2、一本相册,里面是他亲人、朋友,
还有他教过的学生的照片;
3、一个用精致相框,
镶好的一家人温馨亲昵的合影。
但相框玻璃被压碎了,
他掏出后心痛地连呼了几声可惜,
之后细心的节目组就立即,
为他买了一个新的相框。



4、几件生活必需品:
牙刷、剃须刀、口杯……
5、两套换洗衣服,其中一件是军装。
那是他爸爸40年前当兵穿过的,
他骄傲地展示说:“还是挺漂亮的!”



5、一双未洗的运动鞋,
他说什么也不让崔永元碰,
因为这个比较臭。



7、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
当这面中国国旗被打开时,
诺大的演播厅顿时鸦雀无声,
现场乐队深情地,
奏响了《我的祖国》的旋律。



崔永元问他怎么会,
时时将五星红旗带在身边?
他说一看到它,
就可以提醒自己不是在美国,
要多说美丽的中文,要吃中国饭,
有人到他房间看到五星红旗,
也能缩小彼此之间的差距。
五星红旗可以让他时刻告诫自己:
你现在是一位中国教师,
你要多为中国教书育人。



崔永元的神情越来越庄重,
他的灵魂被深深地触动了……




崔永元问他为什么生活得那么朴素,
他风趣地说自己不朴素:
你看我现在本来在兰州的,
坐着飞机就来到了北京,
我觉得这个不太朴素了,
坐飞机,住宾馆,
还有他们请我吃饭,
你们中央电视台够热情了。

崔永元说他的境界很像雷锋,
他说:雷锋很普通,
雷锋只是凭着良心为人民服务,
他说:我有两只手,我有力量,
我有时间,我有能力,
我就可以帮助别人了,
不是雷锋,也不是美国教育,
凭良心做事就是最普通的道理,
这个世上每一个人都应该懂得并做得到。
我父母也是那样教育我的。

节目快结束时,崔永元问他,
有没有听过学生七嘴八舌地议论他,
他笑着说没怎么听过。
于是屏幕上出现了这样一组镜头:
一个孩子大喊:“大卫我好怕你啊!
他很严肃,很严肃。 ”



还有学生怪他,
说他胡子那么多还不结婚,
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就在大家都以为,
他是个不受学生喜欢的坏老师时,
没想到他的同事和学生们,
交替出现,开始道出背后的真相。

有学生说,他的确很严肃,
可他的严肃却不是严厉,
而是当你做错事后,对你感到失望,
让你发自内心地感受到犯罪感。
有同事说,他之所以单身,
是因为学校就是他的老婆,
学生就是他的孩子,
他每天都不辞辛劳,忘我地工作。



最后我们看到的一个镜头是:
他教过的学生们,
一个个争着抢到跑镜头前流着泪喊:
“大卫我们好想你啊!
你快点回来给我们上课啊!”



一个美国人,却在中国,
收获了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实话实说》之《大卫正传》

节目播出后反响热烈,
他成了人们崇拜的英雄,
各种邀请铺天盖地袭来,
可我们却很难在电视上再看到他。

因为他没有去星光熠熠的舞台捞金,
更没有去薪水更高,环境更好的学校。
而是去了一个被评为地球上,
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条件极端艰苦,
令当地人绝望的甘肃省东乡县。



据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的信息,
东乡族是全国成人文盲率最高的民族,
于是,他来到了这里。
他想为中国教育出力,雪中送炭,
他一直坚信,当老师,
就应该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自从他去了东乡任教后,
再也不领一分钱工资了。
他用自己不多的积蓄,
过着这样的生活:
家仅仅13平方米,
没有暖气、电视、
没有洗衣机、抽水马桶,
平时吃饭以不饿死为标准,
身高1米93的他,睡在小小的床上,
大脚的他,买不到43码的袜子和鞋子,
到了冬天,
海拔2600米的东乡冷到渗人,
被子盖不住脚,他只能咬牙忍受,
他笑着说这样也好,脚臭鼻子闻不到了。



生活苦点倒没什么,
最让他苦恼的是,
他那张外国人的脸,
让他总是遭受人们异样的目光,
也让他遭遇了许多不公的事情。
外出坐汽车时,经常会被司机,
以高出票价一倍的价钱要价,
他说自己是穷人,是乡村教师,
可怎么解释别人也不信。

尽管如此他却始终没有逃离东乡,
仍然穿着一双破旧的烂鞋,
为东乡教育事业四处奔波:
他会为学校不合理的电价,
去和电力局理论;
会为一个语言功能有障碍的孩子,
联系聋哑学校和赞助人;
会义务为双语教学项目培训老师翻译资料
……

衷肠不负,初心不改,
面若冰霜、心藏火光。



经过他的努力,
东乡县终于通水通电,
还相继新建了11所学校,
当地教师在他的组织下,
还能每年都到北京、广东接受培训。



他还出版了东乡语和普通话双语字典,
让越来越多的孩子能说普通话。



学生们都喜欢他这个“巨人”,
他也将学生们视为珍宝,
就连口头禅都是:
“你们不知道,
我们东乡的孩子有多可爱。”



他对另一半的要求是:
愿意过他这样的生活就够了。
可这要求对许多女孩来说太难接受了,
他也为此做好了单身一辈子的准备。

而令他没想到的是,
36岁时,他真的在中国遇到了爱情,
来自美国的女孩韩诗蝶,
是青海民族学院的外教,
她愿意为他放弃事业,到东乡生活,
2005年,他们举行中式婚礼,
正式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世上许多人都追求着,
叫做美国梦的东西:
挣更多的钱,开更好的车,
住更大的房子,娶最漂亮的老婆……
可他却觉得:
每个人都该问问自己的内心,
这些是不是你真正想要的?
他说:
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
你的灵魂,你的内心,
是会和你说话的,
会问你,你究竟为什么而活?
不要忽视这个,
不要随便吃一片安眠药,
把这些念头压下去。



如今,50岁的他,
已经在中国整整待了24年,
生活却始终清贫,犹如“苦行僧”,
他还奔跑在为人民服务的路上,
努力期待着东乡教育事业真正发展起来,
然后他会在中国,
再选择一个更贫困的地方去当老师,
因为他的信念就是:
教育要到最需要教育的地方去!
他说:他要把自己的一生,
都献给中国的教育事业。



一个美国人,
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做了我们很多中国人应该做,
却没有勇气做的事。

他就像一棵树,站成永恒,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
一半散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
用苦苦的根,
在中华大地上结出甜蜜的果实。
他平凡的壮举,
让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深深地被感动,
也让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汗颜,
更让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去深思......




2018年8月16日
一、[url=https://mp.weixin.qq.com/s/zVtSCBFsZg7KeuHcFyABAAhttps://mp.weixin.qq.com/s/zVtSCBFsZg7KeuHcFyABAA]https://mp.weixin.qq.com/s/zVtSCBFsZg7KeuHcFyABAAhttps://mp.weixin.qq.com/s/zVtSCBFsZg7KeuHcFyABAA[/url]
修行路上有了它增持福报,就不怕再走弯路了 【献曼达图册】




2018年8月23日
一、[url=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563288688512927964.html?fr=wap_weixin&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 ... mp;isappinstalled=0]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563288688512927964.html?fr=wap_weixin&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 ... mp;isappinstalled=0[/url]
摄大乘论的主要观点


内容:百度知道 下载APP提问
摄大乘论的主要观点
我来答 【火热进行中】答题送现金

1条回答

莫邪8塀
LV.3 2016-05-30
大乘空宗认为“三界”是由“一心”创造出来的。但就如何创造、“一心”的含义是什么等问题,大乘空宗却语焉不详,未能给以理论阐释。而后起的法相唯识学从理论上解释了大乘空宗所未回答的问题,首先是对传统“六识”的突破。唯识家认为,传统佛教将人的认识划分为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有着严重的局限性,无法阐明精神世界的复杂情况。真谛译的《转识论》中将“识”分为三大类:一是“果报识”,即“阿黎耶识”,或称“第八识”;二是“执识”,玄奘译为“末那识”,或称“第七识”;三是“尘识”,即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或称“前六识”。这样,识体在“六识”的基础上发展成为三类八种。
《摄论》的首要任务就是阐释阿黎耶识的存在和作用。《摄论》将人的认识全过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一是“熏习”成“种子”阶段,即认识的形成;二是“摄持”和“隐藏”种子阶段,即认识在精神主体中的积聚;三是种子成熟(果报)阶段,即认识转化为外在行动。联结这三个不同活动阶段的中间环节就是“熏习”与“种子”,这两个概念在《摄论》中至关重要。“熏习”和“种子”都是比喻用法。如用花熏衣,花香冉冉升起,令衣生香,这种作用就是“熏习”。以至花体萎灭,但花的香气仍留在衣中,这就叫“习气”。人的认识形成也是如此,通过经验的不断“熏习”,就形成特定的观念或习惯,即使脱离了直接经验,而形成的观念或习惯仍保留着,这就是“习气”。
再比如植物的种子,本是作为种子而存在,只要它不朽坏,在合适的条件下都会生出同样的果实来。同样的,储存在认识中的“习气”,也会如同“种子”,在特定条件下,必然会按既有的观念体系,生出相应的生命体(根、身)和外在世界(器世间)来。这种由“熏习”而成“种子”,由“种子”而生“果报”的循环系统,就形成一个三界轮回,生死不灭的因果链,致使众生永遭磨难,不得解脱,这便是众世间产生的原由。而这种生死轮回的因果链是由什么决定的呢?传统佛教的“六识”被认为是生灭无常的,因而无法解释全部精神活动的整体性和连续性。经验的积累、记忆的贮存、认识阶段的连贯、无意识的活动存在,都需要有一个在“六识”之外,并能统一所有心理活动的识体,这便是“阿黎耶识”。“阿黎耶识”的提出,对于推动佛教更全面、更细致地认识精神现象的复杂结构,对于进一步完善关于三界六道、轮回报应的宗教神学结构体系,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摄论》对“阿黎耶识”的性质进行阐述。所谓阿黎耶识(或阿赖耶识),意译为藏识、宅识;还有根据功用的不同而起了一些别名,例如本识、显识、果报识、种子识等;《摄论》将它定义为:“应知依止,立名阿黎耶识”。“应知”,就是佛教修行者应知的对象,泛指世界一切事物现象;“依止”或称“依”,是依据、根据意。“应知依止”,意指阿黎耶识是三界六道、凡俗众生及一切事物赖以产生和变化的最终依据,也就是众生和世界的本体。根据“应知依止”的定义,《摄论·相品》中界定了阿黎耶识的基本性质,即自相、因相、果相这三种相:“立自相者,依一切不净品法习气,为彼得生,摄持种子依器,是名自相;立因相者,此一切种子识为生不净品法,恒起为因,是名因相;立果相者,此识因种种不净品法无始习气,方乃得生,是名果相。” 可见,阿黎耶识是因“不净品习气”而形成的。而“不净品法熏习”分为三种:“言说熏习”、“我见熏习”、“有分熏习”。“言说”是如何熏习成阿黎耶识种子的呢?《摄论》举“眼”例说明,“眼”是一个名称,屡次听(业)这一名称,爱(惑)这一名称,阿黎耶识因此就有了“眼”的“习气”,成为“眼”种子。人生而有“眼”,就是由这眼种子生成的。如此类推,五根、有情世间、器世间都是由关于它们的“言说”熏习阿黎耶识,并作为“习气”储在阿黎耶识中的。“我见熏习”是形成阿黎耶识的第二种“熏习”,“我见”在佛教中被视为一切世间观念中最根本的观念,故沾染世俗最重,是“染污识”。“有分熏习”是形成阿黎耶识的第三种“熏习”,阿黎耶识之所以在俗世轮回中具有三界六道的不同形体,乃是由于不同的善恶行为(即“有分”)熏习造成的。
以上三种“不净品法”熏习的结果,作为“习气”“摄藏”于阿黎耶识中,反过来又成为后来的“不净品法”生起的原因,这就是阿黎耶识的“因相”,此时的“习气”称作“种子”,阿黎耶识转称“一切种子识”;因其能引生未来果报,故又叫“果报识”。“阿黎耶识”能成为人生和世界的本原,主要因为它表现在作为种子的摄持、积藏和引生果报的主体上。总之,有怎样的熏习,就有怎样的种子;有怎样的种子,就有怎样的依、报;而由依、报生出的惑业行为,又会产生新的熏习,对固有的种子又起损益作用,从而引起世间业报轮回、生死相续、众生不同,这便是阿黎耶识的“自相”。故“自相”也是因相与果相的统一,熏习既是阿黎耶识的唯一形成原因,也是阿黎耶识自身显示出来的一种功能;阿黎耶识是以自己的产物熏习自己,并以自己的产物作为自己发展变化的依据,即“本识与能熏习更互为因”。
《摄论》运用“阿黎耶识缘生”论来全面解释阿黎耶识的自我显现。阿黎耶识是万事万物得以产生的“通因”,它也是所有千差万别事物的共同属性,即“共性”。故阿黎耶识是人世和世间得以建立的“因缘”。从广义上讲,“诸法与识(藏识)更互为因缘”,阿黎耶识是俗世生死轮回的根本,故又叫“穷生死缘生”。《摄论》把传统佛教的“十二因缘”视作是阿黎耶识中固有“种子”,它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前者为后者提供一次成长、显现的条件,而不是根本的因果关系。这样,素来被看重的十二因缘就降级附属于阿黎耶识因缘,成为它的一种具体表现而已。《摄论》运用“阿黎耶识缘生”论来解释本识与六识之间互为“因缘”的关系;六识又叫“生起识”,它“能熏习本识令成种子”,而“本识种子能引生六识生起”;同时六识又叫“受用识”,因为“六识随因(种子)生起”,同时能在四生、六道的俗世受用爱憎苦乐的果报。 “唯识智”是《摄论》中阐述的第二个重要观点。《摄论》认为:确立“唯识无尘”观点的过程是一个智慧得以完善的过程;建立这种唯识观需要智慧,而被建立的“唯识观”又能生成新的智慧;成就最高的智慧,就能脱离一切尘污,彻底改变世俗的世界观,而能获得如来三身。
《摄论》是通过阐述“四智”来证实“唯识无尘”。这“四智”分别是:一是“相违识相”智:对于同一境界,由于“分别不同”,所见就不同,故“境”是随“识”变异的,并不实际存在。比如说一条江,“饿鬼”视它是脓血,鱼等视它是住处,人视它是水,“天神”视它是地。二是“无境界识”智:认识活动并不都由当前的实境引起,如对过去、未来和梦幻的认识,就属于“无境界识”,所以不能说“识”因“尘”生。三是“离功用无颠倒应成”智:假如说“尘”为客体实有,“识”因“尘”起,那么,认识自然(“离功用”)应与“尘”相同(“无颠倒”),应如实体现;但在实际上,人的认识并不都是“如实”而“无颠倒”,出现颠倒的原因,就在于人们的认识只是主观行为,与“尘”无关。四是“义随顺三慧”智:“义”就是“境”,“三慧”指三种禅观。
在禅观中,境由心迁,“尘”由“识”变,如水变为土,青变成白等;各种道理,如不净、无常、空等,都可随想而出现;也可以使一切尘、一切理均不出现,象无分别观的无分别智那样。以上“四智”从不同方面论证了“唯识无尘”,即“识”是主体自身具有的,并非由“尘”生,与“尘”无关,而且“尘”的是否有无都可由“识”来决定。
修行过程
《摄论》规定将“唯识观”的树立作为佛教修行的所有任务,这个修行过程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是“入唯识愿乐位”,即乐于信仰唯识观的阶段,也称“愿乐行地”;第二是““唯识见位”:“谓如理通达”,“此识非法、非义、非能取、所取”,即始见唯识真如阶段,通称“见道”;第三是“唯识修位”:指见道后,“更数观”唯识真如,以对治一切俗障,通称“修道”;第四是“究竟道”:由修行唯识观,能获得“最清静智慧”,“出离障垢,最后清净”,实现宗教修行的最后目的。这四个阶段也是修行的不同境界,要想进入这四个境界,应当修“方便道”。
所谓“方便道”也可以包括“愿乐行地”阶段,属于“地前菩萨”的修行。修行“方便道”,关键在于形成唯识观。《摄论》认为,唯识观得以形成的前提条件就是佛家说教,只有多听佛家说教并以之为观想内容,才有可能初步形成唯识观念。但仅仅靠听道的方式还不够,还必须思考所听到的“名”,进一步地探究“义”。因为世人为了表达、交流的方便,立“名”以显“义”,这样的“义”是由“名”来确立的,唯识观的真义难以通过世俗的“名”表达,所以不能认为借世俗的“名”而了解的“义”就是唯识观的真义,“名、义、自性、差别,皆假立言说”,是主观“意言分别”的结果,只有透过或穿过世俗的“名”与“义”,才能真正达到对“唯识观”的理解。承接着“方便道”之后的修行便是“见道”,它的本质标志是摆脱语言的中介,直观亲证真如实相(即“道”)。
无分别智
大乘通称这种认识是(根本)无分别智。无分别智并非是像顽石那样的没知没觉,而是一种脱离世俗认识的独特智慧。这种无分别智如何获得呢?《摄论》认为它并非像常人那样由“根尘分别所起”,而是起闻熏习“法音”、产生正思维才获得的。将佛教“法音”所说“唯识观”,加以客体化,就是“真如”;由闻习、理解以至亲身体验“真如”(即“唯识观”),就是无分别智。《摄论·释依慧学差别胜相》中将无分别智分为三种:第一种叫“加行无分别”,即“在方便道中,寻思真如而不能说”。相当于“四寻思”、“四如实智”等能够思维“真如”而尚未证得“真如”的阶段。第二种叫“根本无分别”,“正在真如观,如所证见,亦不能说”,即在“见道”中,证得“真如”,还不能解说。第三种“后得无分别”,“如其所见,能立正教,为他解说”,即根据所证“真如”,具体运用,对他人进行解说。这三种“无分别智”的共同点在于“唯识真如所显”,只按照真如观“平等”视物,不受世俗“分别”意识干扰。世俗认识的特点就是依“根”(感官)缘“尘”(客体),好按照自己的感官来认识世界,分别“名义自性”差别。《摄论》所确立的佛教修行的根本任务,就是实现由世俗诸识分别向无分别智的转变。而这种转变,《摄论》中叫做“转依”。
所谓“转依”,指除灭阿黎耶识中一切给世间作“因”的种子,而生长出如来法身的种子,即将不净品种子变换成清净品种子。“转依”是以“见道”开始的,“见道”就是“无分别智”。菩萨的品格具体表现为唯识真如的无分别智,故无分别智便是由凡夫俗子转成圣贤菩萨的独特标志。“见道”在整个修行中,属于“菩萨十地”中的“初地”,阶位很低,但《摄论》中给予很高评价,在于它能整体性地把握真如。菩萨在“初地”见道后,还要继续修行,直到“十地”。推动“初地”向“十地”以至成佛不断前进的动力就是“无分别智”。
“无分别智”贯通于修行的全部过程,并不表示“真如体”有什么不同,而只是因为真如的作用不同而已。由于地上菩萨仍有“无明”,故在修行“十地”的全过程中,也是对治“十地障”的过程,运用真如,以建立十种功德及十种正行。“见道”之后,直至“十地”圆满,通称“修道”。“修道”的实质就是使修行者的“心”与唯识之“法”融合成一体的过程。乃至“心”全为“法”所支配时,修行者就从“十地”转向“佛道”,获得“佛果”,这就叫“果圆满”。“果圆满”具有“三德”:一是“断德”,即“一切相不显现”,亦称“无相”,指彻底断绝世间所分别的一切事相;二是“智德”:“一切相灭故,清净真如显现”;三是“恩德”:“如理如量智圆满故,谓具一切智及一切种智,至得一切相自在”。
这“三德”是“转依”的完成,也是《摄论》所追求的最高理想境地。《摄论》中将“转依”分成四种,共同点在于清除“本识”中的不净种子,而使“本识”中的清净种子得以增长,以至“永成本性”。这种“转依”思想运用于阿黎耶识中,就是消除阿黎耶识中的不净品种子,让净品种子成为阿黎耶识的本性。《摄论》还用“转依”思想阐释涅盘,如对“无住涅盘”述道:“舍离惑与不舍离生死,二所依止,转依为相。”这里的“涅盘”,一方面是除灭一切烦恼、一切世俗杂念;另一方面,它不是到达超尘脱俗的彼岸世界,即“不舍离生死”,仍身处世间。故《摄论》所主张的“涅盘”,是指身处世间而达到无差别的精神境界和建立无是非的观念体系、即实现“转依”的要求。 《摄论》根据“唯识智”,提出“佛三身”的观念。所谓“佛三身”,指法身、应身、化身,亦称“三身尊至”,分别代表佛身三德:“法身是断德,应身是智德,化身是恩德。”“法身”亦叫“自性身”,以“转依”为本质,所以说“转依名为法身”。“法身”有两方面重要含义:第一是将依据“五阴”的众生“转依”成具有“五自在”的“法身”;第二,“法身”的“法”是指“真如”及“真智”,“法身”的“身”指“法”所依止的“体”。这样,《摄论》中的“法身”,实际上将唯识理和唯识智本体化、具体化,从而使唯识“理性”取代对神佛的信仰,变成把唯识理性自身神秘化、信仰化。这是《摄论》的独特之处。
那么,“法身”何在,又如何能“证得”呢?真谛在《摄大乘论释》中进行阐释:“无众生在法身外,如无一色在虚空外,以一切众生皆不离法身故。法身于众生本来是得。”众生先天就“得”有“法身”,这种“法身”实际上就是真谛在《佛性论》中所述的佛性。而“证得”“法身”,众生必须经过多方修行,达到“转依”,才能使先天本来具有的“法身”得以实现。“法身”是“诸佛以真如法为身”,也是“自然得之”的法性常身,故又叫佛的“自性身”。
《摄大乘论释》中对佛的“受用身”和“变化身”作了阐释:“依止自性身,起福德、智慧二行。二行所得之果,谓净土清净及大法乐,能受用二果故,名受用身。于他修行地中,由佛本愿自在力故,彼识似众生变异现故,名变化身。”
所谓“受用身”,也称作“应身”,以“法身为依止”,“以大智大定大悲为体”,它是佛专为达到菩萨阶位的修行者显示的境界。所谓“变化身”,也依止于“法身”,但“以形色为体”,包括佛曾受生、受学、受欲、出家、修行、得无上菩提、转法轮、大般涅盘等一系列行事之“身”,这以释迦牟尼为表率,专门向一般众生展示成佛之路的。“受用身”和“变化身”显示出通向佛教信仰的两大主要途径:一种是通过唯识智、唯识理方面信奉佛教;另一种是出于对神佛的崇拜而信仰佛教。与“一”、“常”、“无色言”的“法身”相比,“受用身”和“变化身”表现为“多”、“无常”、形象多变无限,这样佛教就可以适应不同人的需要,用不同的方法吸引众多信徒,便于自身的推广和发展。《摄论》的三身说,把般若经类提出的“佛身”说系统化、理论丰富化,它对后来的大乘各派思想有着积极的影响和重要启示。 《摄论》将“唯识”理论和“转依”观念在阿黎耶识缘起的基础上结合起来,提出“三自性”说。“三自性”说是印度瑜伽行派创立的,是该派最为看重的部分,它也是《摄论》中重点阐释的基本内容之一。“三自性”是指“依他性”、“分别性”、“真实性”。“性”与“相”同义,所以“三自性”又叫“三相”或“三性相”。其中“依他性”是贯穿三性的中心环节。“依他性”的性质是“系属因缘”的,即不能脱离“因缘”而自足存在;它的特点是生而“无功用”,处于“无名无相”的“自然”状态;它的作用是给俗尘显现作依据。世间的一切,都以“依他性”作为存在的根据。由于“依他性”的这种作用,故它又被称为“惑体”,以“烦恼业”作为它的“性体”。
《摄论》把客观事物的千差万别,看成是“意识”虚妄所给的“分别性”。而在“依他性”上,永不再有“分别性”的存在时,也就是永不出现客观事物千姿万态存在的念头时,这种境界就是“真实性”。三性的意义比较难懂,只有相互比较才能明白它们的内涵。三性实际上就是三种不同的认识观点,被当作存在于不同人中的三种性相。比如“于梦中,离诸外尘,一向唯识”,即在梦中脱离外在客观世界,而只有纯意识的活动存在,这相当于“依他性”;如果把梦中所显示的不同景象执着为实有,就相当于“分别性”;如果人梦醒后,知道梦中所看见的种种不同景象并非实有,只是意识作用而已,这种境地就相当于“真实性”。
又比如“金藏土中,见有三法:一地界,二金,三土”。这里的“地界”即金矿,好比“依他性”;但金藏在土中,显现出来像土而不像金子,这好比“分别性”;把这种金土加以烧炼,土消失不现,而金就现出本相来了,这好比“真实性”。“本识”也是这样,“未为无分别智火所烧炼时,此识由虚妄分别性显现”;“若为无分别智火所烧炼时,此识由成就真实性显现”。“本识”自身是“依他性”,含有“分别”和“真实”两种成分;这好比是含金土,既有土的成分(本识中的“分别”成分),又含有金的成分(本识中的“真实”成分)。《摄论》中“依他性”的“他”,实际上是“阿黎耶识”中的“种子”(名言概念),而“种子”又来自“分别性”的熏习,所以“分别性”(根、境)就成了“依他性”(识)的生起条件。这样,“依他性”不仅给“分别性”作“依止”,而且也将“分别性”作为自己的“依止”,故二者互为“依止”。
“真实性”是在“依他性”之上灭除了“分别性”,而灭除了“分别性”之后,“分别”所依的“依他性”自然就灭除了。以上就是“三性”之间的相互关系。真谛在他所译的另一着作《三无性论》中从认识论的角度对“三性”进行解释:物质世界及其认识,等于诸识的“分别性”;“唯识无尘”的观念,就是“依他性”,等于对“分别性”的否定;“真实性”就是连“唯识无尘”的观念也要消除的“唯一净识”,而这“唯一净识”就是“无分别智”、即处于“无分别”的精神状态。总之,《摄大乘论》属于瑜伽行派的学说,主要阐释“阿黎耶识缘起说”以及在阿黎耶识基础之上建立的“唯识观”、“三自性”说,既明确论证外在世界以及诸识的“缘起”,又深入探讨“唯识智”获得的具体修行过程,并灵活地运用比喻、对比等修辞手法来解释颇为抽象的“三自性”,这些都有助于《摄大乘论》的广泛传播。《摄论》对中国佛教后来的华严宗以及其他派别之形成有重大影响,为中国佛教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龙师:重读摄大乘论,写好作业分享。




2018年8月25日
一、[url=http://www.360doc7.net/wxarticlenew/556744714.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http://www.360doc7.net/wxarticle ... mp;isappinstalled=0]http://www.360doc7.net/wxarticlenew/556744714.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http://www.360doc7.net/wxarticle ... mp;isappinstalled=0[/url]
谈师谈佛 | 宁玛派说阿赖耶(五)


内容:


上来通过对阿赖耶学说的起源及发展的梳理,简要呈现了阿赖耶之内涵的演变历程,并在汉土学界熟知的传统诠释基础上,介绍了藏传佛教宁玛派对阿赖耶的不共安立,笔者通过考察龙青巴等重要上师的相关论着,对阿赖耶与阿赖耶识之区别、阿赖耶之定义与判别作了系统的说明,展示了其间的脉络、关联与异同,并对其作出初步的解释。最后,通过分析阿赖耶与法身之辨别及该辨别与实修之关连,揭示出围绕阿赖耶而展开的见地抉择以及实际修持的要点。汉土学界对藏传佛教中的阿赖耶学说认识尚待深入,本文所作之探索性工作,或可作为抛砖引玉之用。

附录1:
《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节译
rDzogspa chen po sems nyid ngal gso'i 'grel pa shing rta chen po
龙青巴 造
杨杰 译
轮回与涅盘皆以种子之形式依于阿赖耶,《文殊无垢智经》(’Jam dpal ye shesdri ma med pa’i mdo)云:
阿赖耶为一切基 轮回涅盘清净基
于法界真如中,将阿赖耶视为分基(dbye gzhi)【注1】,以其为无有分别之无记法(lung ma bstan)故。基于其本性,从本来无为、法尔任运之本觉角度而言,即名为“关联真实阿赖耶”(sbyor ba don dyi kun gzhi);基于无明,从轮回诸法、八识聚及诸习气皆以其为基之角度而言,则名为“种种习气阿赖耶”(bag chags sna tshogs pa’i kun gzhi),一切善不善自性之有为法皆依之而显现种种苦乐。换言之,随顺福德分之一切因果皆依于(阿赖耶),随顺解脱分之一切善法亦依于(阿赖耶),(解脱分)之离垢果(dri ma’i bral ’bras)依于佛性。
广说其理——
(随)轮回因果之不善业、(随福德分)之劣善业、随解脱分之涅盘所离因(bral bya’i rgyu)、一切现证解脱之业道悉皆依于无记之阿赖耶。复次,随顺解脱分之善法皆为道谛所摄之暂生有为法,故以离因(bral rgyu)之方式依于种种习气阿赖耶,其离果(bral ’bras)依于佛性,此如云能障日,故为所净(dag bya),而此所净亦依于清净之日。《宝性论》云【注2】:
地界依水住 水复依于风
风依于虚空 空不依地等
蕴界及诸根 依烦恼与业
诸烦恼与业 依非理作意
依非理作意 依心清净性
然此心本性 不住彼诸法
如是,如虚空般法尔清净之心性上,清净佛刹及本具之功德以二种性之方式住于离基(bral ba’i gzhi)中,此离基即无始善法界(thog ma med pa’i chos khams dge ba),其为涅盘之所依。于此当知离基、离因、离果、所离四者。其中离基为(佛)性(khams)【注3】或(如来)藏,离因即能净(如来藏)上垢染之随解脱分善道,离果为如来藏尽离诸垢且功德现前,所离为依于种种习气阿赖耶之八识聚及习气。若依密咒(乘),则此四者可名为净基(sbyang gzhi)、能净(sbyong byed)、净果(sbyangs ’bras)、所净(sbyang bya),名虽相异,义则同一。如是本性中,无明之自性即种种习气阿赖耶,不净轮回之因、识聚以及随解脱分之有为善法皆以无所依之方式长久依于种种习气阿赖耶。
复次,就涅盘功德依于(阿赖耶)而言,则名为关联真实阿赖耶,体性为空,自相光明,大悲周遍,如如意宝般任运成就功德,无垢无离垢,亦名为本来光明、身智无离合之密意实相(ye nas ’od gsal ba sku dang ye shes ’du ’bral medpa’i dgongs pa gnas lugs)。
从自性清净之角度而言,虽可施设为如虚空、无相、空性、现前无为等,然其并非一无所有之断灭空,彼能任运成就身智光明之密意,以其解脱轮回诸法故说为空,《密严经》有云【注4】:
皎洁之月轮 恒无垢盈满
世间以时故 分别月盈亏
如是阿赖耶 恒具如来藏
佛说如来藏 名为阿赖耶
凡愚不知此 以诸习气故
见种种苦乐 业力杂染相
自性净无垢 功德如宝珠
无迁亦无变 通达则解脱
慈氏有云【注5】:
于法无所减 亦复无所增
如实见真实 见此得解脱
至若此阿赖耶之异名,则有关联真实阿赖耶、无始善法界、如来藏、佛性、心之自性光明、法界、实相真如义、自性清净之真如、般若波罗蜜多等。若从所依基、源头、离因等角度而言,则有不可思议之(众多)施设。
复次,若从心性上之轮回习气角度而言,即名为种种习气阿赖耶,何以故?此因善、不善、解脱、涅盘之业本来即无自性,而(种种习气阿赖耶)可作为此等暂生(诸业)积聚之所依。善不善(业)二者皆依于彼,以其体性为痴(gti mug),故为无记法。有人认为(种种习气阿赖耶)并非痴,以其既可作为五毒之所依,亦可作为涅盘之所依故。然此仅为不智之语,何以故?此痴并非五毒中之痴,而是依最初迷乱为轮回时之俱生无明所施设之痴。至于“能作为涅盘之所依”亦需观察,佛智与如来藏为本净、净除一切客尘,且具二种清净,而(种种习气阿赖耶)不能作为其所依,以阿赖耶仍需转依(gnas gyur)故,《金光明最胜王经》(gSer ’oddam pa)云:
阿赖耶转依为自性法身。
《四大穷尽续》(’Byung bzhi zad pa’i rgyud)云:
阿赖耶净成法界
(种种习气阿赖耶)并非佛性之所依,此因作为离因之垢染与其关系为能依所依。是故,依福智二资粮而得涅盘,(种种习气阿赖耶)仅可作为此有为修道之所依。二资粮皆为道谛所摄,故将其安立为欺惑与无常,以其亦依于种种习气阿赖耶故。
或问:若以此方式依于(种种习气阿赖耶),则又如何能害之?
答言:依于灯芯之灯焰与依于柴薪之火皆自焚,同此,凭借依于阿赖耶之二资粮道而令轮回习气自净,净除佛性之垢障后,即能令如初安住之菩提现量现前,故(二资粮道)名为清净缘,最后,能净之对治(道)亦被焚毁,以其为心识施设之遍计善法故。《宝性论释》(rGyud blama’i ’grel pa)云:
自现证菩提之刹那起,即遣除一切道谛故。
《入中论》(dBu ma la ’jug pa)云:
尽焚所知如干薪 诸佛法身最寂灭
此等经典皆对此有开示。
或问:若如是,阿赖耶上又如何能有无舍空性(dor ba med pa stong pa nyid)以及三十七道法(chos sum cu rtsa bdun)?
答言:其上有佛地所摄之无舍(空性)与三十七道法,而无道(谛)所摄之法,以其为究竟道位故。此阿赖耶之异名有:俱生无明、种种习气阿赖耶、无始无终之垢障、大黑暗、本住无明等。复次,如虚空之无始心性界中,以其为解脱之所依,故名为关联真实(阿赖耶),以其为轮回所依,故名为种种习气(阿赖耶),遂生起轮回涅盘所现之不同苦乐、功德与过失。兹引《宝性论释》所言:
无始时来界 一切法等依
由此有诸趣 及涅盘证得
于此当说阿赖耶与八识聚之差别:种种习气阿赖耶为无记法,如同明镜,阿赖耶识如同镜子之明清分,五门之识如同镜影般现起,依昔日之经历而观察外境,或于五门之显现境首先生起“即此”(之念头)者,即为意识,其后于外境相应产生贪、嗔、中性三种心者,即名为末那识。

附录2:
具证长老直指心性教授·除暗明灯
rTogs ldan rgan po rnamskyi lugs sems ngo mdzub tshugs kyi gdams pa mun sel sgron me bzhugs so
不败尊者 造
杨杰 译
顶礼上师与文殊智慧勇识!
无须精勤广泛之修学,依口诀规护持此心性,
在家咒士大多无困难,达持明地即此深道力。
自心自然无念而安住,复以正念维持此状态时,将生起中立无记且昏昧不明之心识。于此尚未生起明辨彼此之胜观时,诸多上师将此(心)分命名为“无明”(ma rig pa);于此,将不能明辨彼此且不知言说之心分安立为“无记”(lung ma bstan)。如是,则为平庸安住于阿赖耶之状态中。
依如此之安住法,复应生起无分别智。若不生起明觉自性之智,则非修习之正行(dngos gzhi)。如《普贤愿文》(dPal kun tu bzang po'i smon lam)云:
丝毫无念昏昧昧 此即无明迷乱因
如是,若心能觉察此无所念且不散逸之昏昧心识,则将能知对境之心分与安住于无念之心分,置于自心中自然而观照。
远离杂念之觉性通透而无有内外,如澄明之虚空。虽能受与所受无二,然自我已对自性作决断,从而生起除此之外别无其他之心念。故可安立其名为“离边”、“离言”、“基位光明”、“本觉”。由认识自性所现起之本智能令昏昧之黑暗得以净除,犹如天明即可见家中之物,遂于自心之法性生起决定。此即名为“开启无明蛋壳之口诀”。
如是证悟时,则知如是法性乃自然本具之无为法,非依因缘(合和)所成,且三时无变迁,除此之外,别无微尘许名为“心”者可得。
先前之黑暗昏昧虽离言诠,然其为一无所知之离言说,故不能作决断;明觉虽亦离言诠,然其于离言之义无有犹疑,故可决断。此二种离言说之情形恰似无目与有目,差别甚大,阿赖耶与法身之区别亦摄于此关要之中。是故,所谓“平常识”、“不作意”、“离言说”等皆有真实与虚妄二种,若于此名同而义异之要点得决定,即可对甚深法之密意获得体证。
自然安住于心性时,有人唯护持明(gsal)与觉(rig),遂住于意识造作之澄明中,有人心执于顽空,犹如心识已被空掉,此二者无非是以意识分(yid shes kyi cha)贪执二取之觉受。明与执明者、空与执空者之心识即执念之相续(dran ’dzin pa gyi rgyud),此时应观此相续之本性。将贪执二取之心识所依钉橛拔除后,即可对赤裸昭然、明空(无二)、远离中边之本性作决断,且现起清明澄澈之(境界),此即名为“本觉”,亦即赤裸显现之本觉智,远离具执着之觉受外壳。此乃“断除生死网之口诀”。
如是,本觉远离种种伺察觉受之外壳,犹如脱壳之谷粒,当依法性之本性自明对其作辨认。仅仅认识本觉并不足够,应于其状态中作串习,从而令止分(gnas cha)得坚稳。心识自然安住,护持此正念之相续,无有涣散,此极为重要。
如是护持时,或生一无所有之凡愚无念,或生胜观澄明分之通透无念,或具乐受之贪执,或无乐受之贪执,或具种种明分觉受之执着,或生澄明无垢离执着(之觉受),或生粗重不悦之觉受,或生柔和悦意之觉受,或因猛烈分别之巨大障碍而欲放弃观修,或因不能辨别昏昧与澄明而具染污(之觉受),此等觉受之生起皆因无始以来种种串习与业风之波浪无可决定与掌控。
犹如远行途中,见诸悦意与险峻之境,无论显现何种(境界)皆勿专执,而应护持自道。尤其于尚未熟练之时,种种分别如火炽燃,遂生动摇之觉受,此时不必烦躁,而应松紧适中,不舍(正念之)相续,(继续)护持,由是即可逐渐生起“得受”等后续之种种觉受。
总之,此时应依上师之口诀,于实修基础上辨识、决定本觉与无明、阿赖耶与法身、识与智之差别。水若不晃动,则可得澄净,同此,于护持之时,需令心识安住于本位,从而令其法性本智昭然自显现,此口诀当着重修持。不应伺察自己所修为识抑或为智,从而作取舍;亦不应反复对照书本而作思辨,彼于止观二者皆略有所碍。自然安住之正念流得坚稳后,将此寂止串习分与自明自觉本来面目之胜观自然融合,若以此方式串习至坚稳,则可生起自然本住、自性光明之止观,亦即本来无别之自生智、大圆满之密意。此乃“安住于如虚空之平等性”之口诀。
复次,吉祥萨罗哈尊者所说之“能思所思尽舍离,无思而住如婴孩”乃指安住法,“专注师教精进修”意为具足指示本觉之口诀,“无疑生起俱生智”者,指生起本初即与自心俱生之心法性,亦即本觉自生智,其为原始真实之光明,与诸法之法性无异。是故,此自然安住之方式,以及护持自明之本觉、心本性或法性之方式者,乃摄百要为一之口诀,当常作护持。
串习之量应依夜间之光明作认定,正道之征相当依自然增长之信心、悲心与智慧等而了知。其方便与易行当依自身觉受而了知,其甚深与迅捷者,应由参照其他需极大精勤之道,并与其修道者比较证量而决定。观修自心光明所得之果者,即(心光明)上之分别与习气垢障自然清净时,将无劳而圆满二种智,得本初之恒常位,且任运成就三身。
甚深!秘密!三昧耶!
第十五胜生周,火马年(西元1906年)1月12日,特为不能精进于闻思,又欲修持心性之在家咒士等,以易解之语言宣说诸具证长老之甚深实修窍诀。
不败文殊金刚造。善哉,愿吉祥!

注释:
1 亦译为总体、全分,亦即分别所依之总基。
2 依谈锡永译,《宝性论梵本新译》,台北:全佛文化,2006年,p. 208。
3 关于将khams(dhātu)译为“佛性”之因由,谈锡永上师于其《宝性论梵本新译》中有明晰之解释,参谈锡永上揭书,p. 24。
4 此处所引藏文为偈颂体,对应地婆诃罗汉译之《大乘密严经》(大正第十六册,No. 0681)中相关段落为长行:
诸仁者,一切众生阿赖耶识,本来而有圆满清净,出过于世同于涅盘。譬如明月现众国土,世间之人见有亏盈,而月体性未尝增减;藏识亦尔,普现一切众生界中,性常圆洁不增不减。无智之人妄生计着;若有于此能正了知,即得无漏转依差别。此差别法得者甚难!如月在云中性恒明洁,藏识亦尔,于转识境界习气之中而常清净。如河中有木随流漂转,而木与流体相各别;藏识亦尔,诸识习气虽常余俱不为所杂。诸仁者,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
5 此段引文系《宝性论》第154颂,依谈锡永译。



二、龙师:《唯识心性与如来藏》,《无畏金刚智光》,《摄大乘论》,《智光庄严经密意》,《四部阿含经》,老师们抓紧时间,写好作业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佛陀的智慧:那兰陀佛法 ( 浙ICP备13006080号-1,浙ICP备13006080号-3; 免费获得100元红包现金 )

GMT+8, 2019-9-19 13:49 , Processed in 0.08324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